流動商販該如何管理

一邊是城市的規范管理,一邊是小商小販的艱難求存,兩相博弈之間……

流動商販該如何管理

●天門網全媒體記者 付磊磊

近日,不斷有市民反映流動商販噪音擾民、污染環境的問題,在天門網“市委書記專屬板”上,網友“沫沫”反映,天門新城CBD單身公寓樓下,每天都有擺夜市的,不僅影響行人出行,而且亂扔垃圾,污染環境。網友“因噪音失眠人”說,在天門船閘上,每天賣水果的車子叫賣喇叭聲音大,影響了孩子休息和學習……

近幾年來,由于順應市民呼聲和創衛、創文的需要,我市不斷加強對城市的規范管理,對于流動商販一直采取嚴管態勢,也取得了一定成效。然而,流動商販卻是城管來了就走、走了又來,屢禁不止。這一群體到底該何去何從,如何管理?連日來,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

游走在城區的流動商販

11月27日上午8時許,天門新城公旺大街上,賣菜的地攤一字排開(如圖),占據了人行道。菜販張阿姨蹲坐在石階上,面前擺放著兩把紅菜苔,一網兜雞蛋和一只母雞。

張阿姨是小板鎮王場村村民,兒子媳婦在廣州打工,60多歲的她一人在家照顧孫子。由于家庭經濟條件不好,張阿姨不愿給孩子增加負擔,雖然已經沒有了田地,但她還是在房前屋后開墾了幾分地種蔬菜,在自給自足的同時靠賣菜補貼日常開支。

每天把孫子送到學校后,張阿姨就騎著電動車來此賣菜,她說:“現在賣菜的地方是越來越少了,到處都有城管,不讓擺攤,每天早點來,一個多小時可賣三五十元。”

在公旺大街,像張阿姨這樣的商販有20多個,綿延100多米,占據了近半的人行走道,商販加駐足購買的行人,給通行帶來了一定影響。在此期間,雖然有城管執法人員前來勸離,但收效甚微,臨近9時,商販才陸續離去。

記者走訪發現,在人民大道船閘路、天門新城大舞臺旁、姜店路口等地均有流動商販扎堆現象。大多出現在早晚上下班期間,早上以蔬菜為主,晚上以水果、玩具、小吃為主。這些流動商販大多都是城鄉結合部的失地農民或下崗職工,也不排除一部分專門以此為生的商販。

流動商販讓人又愛又恨

梳理網友投訴發現,流動商販不僅影響城市市容秩序,而且對市民出行和生活造成了一定影響,但在采訪時,不少市民卻覺得流動商販帶來了便利。

在天門新城大舞臺旁,每天晚上都會有賣水果的攤販在此聚集,在新城四期居住的向女士每次帶孩子出來玩時都會帶點水果回家。“出門就可買到水果,確實非常方便。”向女士說,一個城市需要有一些這樣的小攤點,才會更加顯得有活力。

盡管有時會遭遇短斤少兩,但新城五期的楊阿姨還是更青睞小商小販售賣的菜,她說,相比于菜市場,流動攤販的菜價普遍要低,同時更加新鮮,地道的農家菜味道更好。

對于流動商販的管理,城管執法人員也頗為頭疼,執法難度很大。市城管執法局城南大隊副大隊長邵波說,他們大多都在60歲以上,我們執法都不能過激,就算當時勸走了,有的要么回來繼續賣,有的就轉移到了城區別的地方,按下葫蘆浮起瓢,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在他看來,城管為了城市環境執法,而很多流動商販卻是在求生存,生活本就不易,如果只是硬驅硬趕,容易產生矛盾和影響社會穩定,這也給城管執法帶來了巨大阻力。

治理需疏堵結合

作為影響城市管理的最主要因素之一,城管部門對流動商販的管理也做過深入的調研和探索。市城管局副局長、城市管理市容執法支隊支隊長肖政道說,流動商販是在城市發展日益規范化的情況下顯露出來的社會痛點和難點,其產生主要有兩點深層次原因:

一是隨著城市拓展不斷向城鄉結合部延伸,失地農民日漸增多,這部分人除了種地,沒什么技能,為了生存最終成為流動商販;二是隨著城市發展的不斷規范,特別是農貿市場的升級改造,市場容納能力不升反降,流動商販生存越發艱難,進一步造成了流動商販與城市管理之間矛盾的加劇。

如何管理,肖政道表示,該局對于流動商販也并非完全禁止。在城市的主次干道,特別是交通路口,公園廣場周圍是嚴禁流動商販擺攤的,而對于背街小巷則是適度放寬,加強巡查和管理。

有市民表示,在深圳也存在著流動商販占道亂經營的問題,當地政府并沒有回避,而是積極探索,以社區為單位,建設流動攤販集中經營點,引導流動攤販進入市場,合理解決好疏與堵的問題。

有市民建議,市民既然對流動商販有需求,不應只是制止和嚴管,應該加強引導和規范管理,可適當在背街小巷劃出地方,限定時間、限定地點、限定品種、限定規模經營,只要不對城市衛生環境和居民生活造成影響,讓流動商販在方便市民、增強城市活力的同時,也能成為城區一道溫暖的風景。

熱點圖片

天門要聞

國內新聞

美人捕鱼 广东时时20选8 金龙国际真人娱乐 188金宝慱官网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必富娱乐网站进不去 非凡炸金花真人提现版 北京pk十赛车是官网吗 快乐12胆拖投注价格表 幸运彩票网app 利达娱乐app怎么下载